用户中心
  • 学 号:
  • 姓 名:
网站统计
    • ·共有文章:170篇
    • ·文章阅读:21088人次
    • ·共有图集:个
    • ·共有软件:个
    • ·共有视频:个
    • ·总共留言:条

“老生”程亮的戏曲人生 从逼上梁山到深沉地热爱

发布时间:2020-09-12 13:57 点击数: 【字体:

  程亮对京剧的爱并非天生从骨子里长出,却总在经历一番人、事、物后默默地往骨子里扎根,而观众每响一次掌声,这爱就扎得更深一寸。

  9月3日,国家二级演员、“老生”程亮在武汉京剧院接受了楚天都市报记者的专访。用眼下时髦的话来描述,程亮戏曲人生的序章从被迫营业开始,随后也没逃过“真香”的反转。

  从孤身北漂的懵懂男童,哇哇大喊“快放我回去”,到跑龙套饰演无台词的小太监都没机会的心灰意冷,再到崭露头角担任配角一号、男一号,这位生于1980年,荣获武汉艺术人才“江花奖”、湖北戏剧“牡丹花奖”、湖北戏曲青年演员代表者程亮,身体力行地告诉大家,这个世界上从来没有一蹴而就的成功。

  楚天都市报(楚):很多人学戏曲是因为父母或祖辈有人从事这一行,您也是吗?

  程亮(程):我的父母都是警察,我并非出生于戏曲世家,但我的父亲有未了的京剧情结。

  我父亲18岁的时候,在上山下乡期间因一次汇演被某县剧团挑中,该剧团准备把他培养成专业的戏曲演员,但成年的父亲骨头都硬了,实在承受不了学戏的苦,于是连夜逃走。他遗憾自己当初没有坚持,想让我来替他弥补。于是,在我11岁那年,我父亲听说中国戏曲学院附中将来汉招生,就把我送到了武汉京剧院的少儿京剧班,每周两天,利用课外的时间到京剧班学习,一年后我顺利考到了北京。

  楚:11岁的时候是比较懵懂的吧?从小学戏曲的话,《霸王别姬》里刻画徒弟学戏遭打让人印象颇深,你们那会儿有吗?

  程:这是爸爸规划的方向,家里人说这是铁饭碗,但我对这些毫无概念。去北京的头两年,也在我十二三岁的年纪,不想学的想法贯穿始终。挨打挨骂是家常便饭,但不会像你说的旧社会那么恐怖。踢腿的时候老师拿着藤棍追着我们的腿打,我们必须踢到比他挥来的棍子高才能不被打到。藤棍和棍子是两码事儿,藤棍打了之后是会弹的,更疼。再比如说学念白,如果唱不清楚,老师就会拿一根棍子在你的嘴巴里面搅,提醒你嘴巴要使劲。

  程:当时一个人在北京,父母大概一年来看我一次,刚开始节假日偶尔会来,后面就没有了。我给他们打投币电话,非常干脆地说:不想读了,我要回家!我妈就说,你都已经学了一两年了是吧?再坚持一下就熬过来了,然后我说不行,我就是要回家。就这样,每个礼拜打好几遍,只要有空了就去打电话,说快放我回去。我有位长辈来北京出差,顺道去看我,我记得他很心疼地抱着我,也说,干吗要干这一行啊!

  楚:爸妈后来怎么说服了您?有没有哪一个转折点,说我觉得可以了,我接受它?

  其实在戏校毕业之前,我对京剧的感情停留在父母安排的“被迫营业”中,朦朦胧胧、不太懂事,远没有现在的感情深。我曾一度很消极地学习,上课跟着混,直到有一天我的专业课老师白秉均跟我说:你可能有点不太自信,但现在没有人评价说你很差,那就说明你还是优秀的。他说某某当红老生演员,你看他现在这么火、艺术造诣很高,但他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跟你差不多的水平,所以不要灰心,将来肯定有出息的。

  程:对,在中国戏曲学院学了7年,1999年毕业了。刚回团的时候,很多老先生都没退休,像我们新回来的小孩,无论是资历还是能力,各方面肯定是不足的,所以一开始就跑龙套。举标旗、演小太监,没有台词,跟活动背景差不多。听起来不值一提,但实际上,跑龙套对我来说都是极其珍贵的上台机会,大多时候连龙套都跑不上,只能在后台吊嗓子,跟足球冷板凳队员一样。

  程:2005年,很多老前辈退休,留给年轻人的机会就多了。我第一次唱主演的戏是《四郎探母》,杨家将的故事,我演四郎杨延辉。我当时高度紧张,自己的唱段里掉了一两句词。有老师鼓励说,没事,第一次演,每个演员都会经历这种状况,好好练、好好学,多累积就好了。我很感谢他们鼓励了我。

  程:是的,不管主演还是配演,崭露头角后,上台的机会就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懂得干一行爱一行,爱一行就铆足劲把它干好的理。

  2007年的时候,刘子薇院长开始带领大家排新编戏。鉴于我之前的表现,我被选中出演现代京剧《生活秀》里来双扬的弟弟,最重要的配角。传统戏剧程式化的表演居多,而这种更生活化,我刚开始接触不太适应,后来完全解放天性,撒开了演。主演《光之谷》时,我们除了专门去学现代舞,还接受现代剧表演训练。老师每天会出一个主题,随机挑两名演员出来表演,比如两个人吵架,但不许说话。

  《光之谷》导演组成员来自北京舞蹈学院,他们的思维非常的年轻、现代,但对戏曲唱腔完全不了解。比如选角色的时候,他们光看形象、气质,忽略了京剧是有行当之分的。他们挑了一位老旦演员,让她来演小姑娘,但是人家不会用青衣的方式唱,只会用老年妇女的那种唱法。可若不唱只念,那就是话剧了,丢了京剧的味道,所以整个排练的过程也是我们相互学习、跨越、磨合的过程。

  程:不全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武汉与北京、上海两地京剧院形成鼎足之势,被艺术大师梅兰芳赞誉为“三鼎甲”。为了适应当下的戏曲发展,我们在坚持传承传统之下去创新。其实,现在年轻的观众是很懂戏的,京剧吸引他们的东西是传统的东西,不是现代的声光电,是纯粹的传统。

  我们演传统戏的时候,他们每次看得特别认真,哪个细节上面不到位,他们马上就能提出来,事后在戏迷群或者网上留言反馈。

  这是促进督促,每一个演员就会更努力地提高自己的水平,想办法获得观众的认可。

  程:去年有一次我在天一戏院演《击鼓骂曹》,戏演到一半的时候失声了,底下的观众特别宽容,在台下扯着嗓子喊:“别唱了!保护嗓子!会把嗓子弄坏的!”当时全部人都喊了起来,我眼泪都快出来了。他们全是非常喜欢我的老戏迷,就把我当自己家的孩子一样爱惜。

  程:我那个时候感冒了,高估了自己,而且你的演出单已经贴出去了,你不能换,你就得上。

  楚:从最开始的抵触、被迫学习到发奋,从跑龙套到有了群深爱自己的戏迷,漫漫戏曲路,您从哪一刻开始爱上戏曲?

  那个时候觉得自己苦了、熬了这么多年,受到大家的认可,从而有了巨大的满足感。

  我把京剧当做一种爱好在学习。我没有很大的野心,一定要求自己扬名立万,奖来了,咱就努力争取,没有也不强求,因为它永远不会影响我对京剧的热爱与追寻。但是观众的每一声叫好不一样,比如“碰头好”,你什么都还没干,刚一出场就送来欢呼喝彩,这种内心的感动,任何时候,每一次都会加深我对它的爱。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收藏>] [打印] [挑错] [推荐] 作者:admin 来源:未知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